產品中心 產品中心

【長城鋁型材】國土系統4名權威專家全面解讀礦業回暖

日期:2016-11-4 12:58:00 作者:長城散熱器 瀏覽次數:來源:www.welinku.cn

  礦業權市場總體下行,礦業經濟有復蘇跡象
  作者:陳從喜 李政
  單位:國土資源戰略研究重點實驗室

  前三季度礦業權市場總體下行,但有輕微復蘇跡象,其中礦業權出讓價款同比上升。2016年前三季度共出讓探礦權876個,同比增長24.3%,出讓價款107.34億元,同比增長887.8%;共出讓采礦權1287個,同比下降27.9%;出讓價款163.95億元,同比增長126.5%。

  礦業權招拍掛出讓數量同比下降,協議出讓數量同比增加,以申請在先方式出讓的探礦權數量同比增加較多。出讓的探礦權中,以申請在先方式出讓520個(含政府出資項目),同比增加41.7%;招拍掛出讓274個,同比下降4.9%;協議出讓82個,同比上升了64.0%。出讓的采礦權中,以探轉采方式出讓162個,與去年同期持平;招拍掛出讓1020個,同比下降32.4%;協議出讓105個,同比下降5.4%。

  礦業權轉讓市場依然不活躍,轉讓數量同比下降。探礦權共轉讓130個,同比下降45.9%,集中在西部地區的大宗礦產銅、金、鉛、鐵等礦產;采礦權共轉讓525個,同比下降9.5%,主要為砂石粘土類礦產。

  探礦權注銷數量同比增加,采礦權注銷數量同比下降。前三季度全國探礦權共注銷1402個,同比增長198.3%,主要礦種為:金、鐵、銅、煤和鉛等。采礦權共注銷3547個,同比下降8.4%,其中,砂石粘土類礦產注銷數量2382個,占總注銷數的67.2%。煤炭注銷359個,占總注銷數的10.2%。

礦業解讀.jpg

  礦業權市場整體下行,但有輕微復蘇。輕微復蘇的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雖然當前世界經濟復蘇仍較緩慢,全球礦產品消費仍處于低迷態勢,我國礦業市場也處于深度調整期。但是,受多種政策因素及煤炭去產能導致供給下降的影響,前三季度我國煤炭價格在大幅上升,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9月7日為515元/噸,比年初的371元/噸回升144元/噸,升幅38.8%。有色金屬的產量和企業利潤也在顯著回升,十種有色金屬產量2963萬噸,同比增長0.5%,8270家規模以上有色金屬工業企業(不包括獨立黃金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9627億元,同比增長3.0%。

  二是上游勘查市場仍處于低迷態勢,礦業權人更加注重規避風險,保持理性投資。其中以招拍掛方式出讓的礦業權數量同比持續下降,以協議方式出讓的礦業權和以申請在先方式出讓的探礦權數量增多。其中,以申請在先方式出讓的探礦權數量增多的原因有較大部分是政府為了緩解礦業權形勢不景氣的困境,為拉動地方經濟,加大了財政資金出資勘查力度。

  三是礦業權協議出讓價款較多。受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三塘湖礦區煤礦協議出讓價款金額(約100億元)和浙江省的建筑用石料(凝灰巖)協議出讓價款金額(約120億元)的影響,前三季度我國礦業權出讓價款增長較多。

  對未來礦業市場形勢的研判及建議:

  一是需求側難有改觀。目前拉動全球有色金屬需求增長的全部動力幾乎來自中國,印度和東南亞等新興力量尚未完全崛起,同時我國一直在推動煤、鐵等行業過剩產能的退出。截至8月底,全國煤炭去產能任務完成了全年任務的60%,已累計退出產能1.5億噸。可以預計未來我國礦業市場將會在較長時期內處于調整階段。

  二是為了應對我國礦業市場的低迷態勢,我部也在積極采取措施,按照國務院簡政放權的要求,開展了礦業權審批權限的下放,下放礦業權審批權限有利于縮短相對人的辦事成本。同時我部也在積極開展礦業權出讓制度改革研究,強調了市場配置的決定性作用,未來的礦業權市場將會競爭出讓更加全面、有償使用更加完善,事權劃分更加合理,監管服務更加到位。

  三是為保障我國礦產資源安全,在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程中,應保護好合理有效的產能。同時為進一步促進我國礦業市場的發展,應逐步建立基于礦業權管理數據的整體礦業宏觀管理政策、經濟政策和產業政策。(文章來源:中國國土資源報)


  礦業調整尾聲漸近 市場回暖曙光漸現
  作者:陳甲斌 余韻 王嬙
  單位:中國國土資源經濟研究院

  繼2015年主要礦產品價格震蕩下跌,并于年底處于相對新底部的基礎上,2016年整體呈現反彈上揚態勢。但是,受世界經濟深度轉型調整和傳統礦產品需求觸及階段性“天花板”等因素影響,礦業繼續于弱市中調整,全面復蘇任務依然艱巨。我國經濟轉型深入推進,經濟增速全面換擋,主要礦產品價格在低谷中震蕩回升,礦業市場回暖曙光逐漸顯現,但是打贏化解過剩產能攻堅戰,推進新常態下礦業發展,急需新動力和新招數。

  傳統礦產品需求觸及階段性“天花板”,主要金屬礦產逆勢擴產動力衰減

  上世紀70年代以來,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單位GDP資源使用強度陸續進入低值平臺區間,煤炭、粗鋼、銅等傳統礦產消費與經濟發展處于脫鉤狀態,需求總規模相對穩定。我國雖然是本輪礦業“黃金十年”的主要貢獻者,但是經濟已從工業化初期階段向工業化中后期階段轉化,煤炭、鋼鐵等傳統礦產單位GDP資源使用強度已經或即將進入峰值平臺區間,對資源需求拉動的貢獻基本到位。其他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例如巴西、印度、南非等,正面臨艱巨的結構性調整和債務負擔加重等因素影響,經濟下行壓力繼續加大,直接約束傳統礦產消費規模擴張。從現在世界和主要國家經濟發展狀況看,全球煤炭、粗鋼、銅等傳統大宗礦產品需求總規模基本分別觸及38億~39億噸油當量、16億~17億噸、2200萬~2300萬噸“天花板”水平。

  在需求減弱和大宗商品價格底部區間反彈運行的背景下,整個資源行業承受較大壓力,主要金屬礦產生產規模擴張動力衰減。2015年底,鐵礦石巨頭開始將產量增速放緩,并集體調整2016年礦山產量預期(力拓2016年產量將增加約7%,必和必拓預計在澳大利亞的產量將增加6%,分別較2015年11%和13%的增幅有所下降)。此外,全球銅礦山在經歷2010~2014年投資持續升溫后,2015年生產相對比較穩定,供應約過剩25萬噸;2016年,預計全球銅精礦供應依舊延續小幅過剩態勢。鉛鋅礦山產量呈現絕對減產態勢。2015年全球鉛精礦產量預計在500萬噸左右,同比減少4%;鋅精礦產量預計在1310萬噸左右,同比減少1.2%。隨著大型鉛鋅礦山資源枯竭,礦山產量將進一步萎縮,其中五礦控股的全球第三大鋅礦澳洲世紀鋅礦以及愛爾蘭Lisheen礦陸續關閉,將影響2016年約50萬噸的鋅金屬產量。

  我國傳統大宗礦產品需求集體回落,生產規模可能達到峰值階段

  1973年石油危機打擊了全球經濟,當時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國家的礦產品需求出現扎堆式集體下滑。我國已經步入工業化的中后期階段,基礎設施高速建設時代基本結束,經濟“三駕馬車”對資源需求的拉動作用正在減弱,大宗礦產品消費在經歷多年高速增長后,于2015年開始出現史無前例的集體下滑。

  另一方面,化解過剩產能機制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使邊際項目被淘汰,傳統礦產生產規模可能達到峰值階段,進口貿易繼續分化。一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使大多數傳統礦產品生產規模集體回落。2016年1~8月,鉛、鋅精礦(金屬)2015年產量分別為233.5萬噸、474.9萬噸,較2015年分別減少13.9%、10.5%;1~8月,對應產量分別為138.6萬噸、298.9萬噸、同比分別減少5.6%、3.5%。二是礦產品進口貿易分化明顯。1~8月,全國煤炭、鐵礦石、銅精礦、鋁礦砂及其精礦、錫精礦實物進口量分別為1.6億噸、6.7億噸、1086萬噸、3326萬噸、33萬噸,同比分別增長12.4%、9.3%、33.9%、3.9%、92.3%;與之對應,鎳精礦、鉛精礦、鋅精礦實物進口量分別為1873萬噸、923萬噸、1253萬噸,同比分別減少20.2%、10.1%、37.7%。

  礦業行業指數震蕩回升,主要礦產品價格反彈還沒有徹底改變市面清冷局面

  中國國土資源經濟研究院監測編制的礦業行業指數顯示,煤炭、有色金屬、黑色金屬、油氣行業指數均于2016年7月回升到近2年的最高值,指數值分別為120.67、172.1、136.0、116.1,分別較近兩年的最低值116.36、165.9、130.8、110.9上漲了3.5%、3.7%、5.5%、4.6%(近兩年煤炭、有色金屬、黑色金屬的指數最低值發生在2015年12月,油氣行業指數最低值發生在2016年2月)。總體來看,今年礦業行業指數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翹尾回升,初步表明我國礦業行業呈現出底部回暖的跡象。

  礦業行業指數變化雖然初步表明我國礦業調整已經漸近尾聲,但是并沒有改變當前礦業市面清冷的局面。截至9月29日,布倫特原油現貨價格、鐵礦石(遷安66%干基鐵精粉)價格比年初最低價分別回升了32.5%、49.4%,LME錫、鋅、銅、鉛、鎳現貨結算價格分別比年初最低價回升38.1%、51.5%、3.7%、15.5%、23.7%,理查德RB動力煤現貨價格較年初最低價回升43.4%。主要礦產品價格雖然整體反彈回升,但是普遍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導致礦業部門利潤嚴重下降,礦業公司“裁員潮”、“售資潮”持續不斷。

  與國外類似,我國采礦業利潤大幅下降,市場繼續清冷。2016年1~8月,全國采礦業利潤總額534.7億元,同比下降70.9%;其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利潤同比下降145.8%,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利潤同比下降18.0%,開采輔助活動利潤同比下降755.8%。采礦業利潤的大幅下降,使得投資者對礦業的興趣明顯降低。截至2016年8月底,全國有效探礦權同比減少10.6%,登記面積同比減少17.4%;有效采礦權同比減少14.8%;出讓探礦權同比下降0.7%,出讓采礦權同比下降44.0%。與此同步,采礦業固定資產投資繼續減少。2016年1~8月,全國采礦業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6119億元,同比減少23.5%。由于投資者對礦業的興趣和信心漸衰,礦業公司間的兼并重組不斷涌現。2015年至今,礦業公司基本處于全線虧損狀態,負債率大幅提高,資產結構等弊端浮出水面,造成了投資者財富的流失和信心喪失,出讓資產“打折甩賣”、破產重組是許多中小礦山面臨的必然選擇,中冶集團并入中國五礦只是國內大型礦業公司兼并重組的一個開端。

  礦業基礎地位沒有改變,新常態下礦業發展需要新動力

  類比美國等發達國家的發展歷程,我國主要礦產品的使用強度雖然已經或將陸續進入平臺期,但是需求總量將基本維持在現有水平不變,并且這種狀況預計至少可維持到2030年。未來,資源和世界經濟發展可能會有新的聯系,資源產業仍可能會是世界經濟復蘇的新動力,但是需要一定的體量支撐,使得礦業在我國的基礎地位和作用不會改變。目前,礦業發展仍處于全球金融危機陰影之下,這標志著過去礦業發展依靠資源擴張、資本擴張高速發展的階段已經結束,礦業經營模式將由粗放型轉變為精細型,并要求更高質量、更高效利用、更價廉的礦產品供給。在新的階段,不僅要求促進傳統產業向新興產業升級,煤炭、鋼鐵、水泥、建材等傳統產業所需要的大宗礦產品消費量逐步下降,鈷、鈮、鉭、石墨、螢石等新興戰略性礦產需求不斷增長,更要求促進傳統業態向新業態升級,并通過新業態對傳統生產方式帶來革命性變化,大幅度提高礦產資源利用效率。礦山也需要在發展規劃、現代管理、技術發展、成本控制、數字礦山、環境管理等方面提高素質,政府要不斷改善礦政管理,包括完善市場機制和規則、減少管理層次、強化監督管理、推進金融、稅費、價格等管理體制機制改革等方面,并把落實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放在首位。

  目前,礦業要實現行業整體突圍,一方面要繼續發揮“政策去產能、市場驅產能、企業聯合凍產能”機制的作用,使之在驅除不良產能、劣質產能和邊際項目的基礎上,能夠保護有效產能和合理產能,并確保優質項目及時接續。同時,適應經濟結構調整的要求,針對性地加強新能源新材料礦產勘查,并且礦業權審批管理也應與之適度傾斜,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另一方面,礦業將進入全球資源、技術、人才和市場配置時代,必須以全球為平臺謀求實現礦業發展的全球化,只有這樣國內礦業發展才具有永遠的活力。但是實踐中,保護主義抬頭、多邊貿易機制瓶頸等阻滯資源全球化問題突出,建議本著“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積極參與國際資源組織機構事務,主動謀求并重構新的全球資源治理架構,為有效保障資源安全作出更大的新貢獻。(來源:中國有色金屬報)


  礦業回暖,曇花一現還是春季將至?
  作者:劉曉慧
  單位:中國礦業報

  有人說,最近是“黑色系”期貨的“狂歡季”。鐵礦石漲停,價格一度創一年半新高;焦炭漲停,創三年半新高;動力煤觸及漲停,創歷史新高;焦煤創三年半新高;螺紋鋼漲超4%。其向好勢頭仍在持續,勢不可擋。

  事實上,近期,有色金屬也是集體崛起,全面補漲。上海交易所數據顯示,鋁、鉛漲停;鋅漲近5%,創5年來新高;鎳漲超2%;銅漲近2%。

  “黑色系”和有色金屬“盛景重現”的狀態,讓多數人迎頭撞上措手不及的驚喜。并且,為留住這期盼已久的好時光,很多人開始深入分析挖掘其強勢補漲的原因。然而,這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礦業真正回暖信號,成了眾多業內人士關注的焦點。

  “去庫存”“去產能”成主推手

  倫敦金屬交易所數據顯示,2016年9月與今年初相比,除銅庫存增長48%以外,其他基本金屬庫存量均有不同程度減少,鋁、鉛、鋅、錫、鎳庫存量分別減少25%、2%、3.9%、37.5%和16.9%。這也許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明,“去庫存”成為一次默契的全球行動。

  而就國內而言,1月~8月,天然氣、十種有色金屬、鋼材的累計產量分別為902億立方米、3410萬噸、7.6億噸,累計同比增長分別為2.5%、0.7%、2.2%;原煤、原油的累計產量分別為21.8億噸、1.3億噸,累計同比增長分別為-10.2%、-5.7%。天然氣增產主要得益于原有氣田增產、新氣田投產、頁巖氣增產等利好因素的推動。

  國家發改委10月在發布會上通報情況顯示,截至9月底,國內鋼鐵、煤炭兩個行業退出產能均已完成全年目標任務量的80%以上,部分地區和中央企業已經提前完成全年任務。按照目前的工作進度,2016年全國鋼鐵煤炭過剩產能退出任務有望提前完成。

  從產量看,1月~9月份,粗鋼產量6.04億噸,同比增長0.4%;粗鋼表觀消費量5.26億噸,同比下降0.8%。鋼材庫存總體水平低于上年同期。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統計,9月末,全國主要市場鋼材社會庫存量為941萬噸,同比下降8.3%;比今年初庫存增加79萬噸,增幅為9.2%。隨著天氣轉冷,四季度鋼材市場逐漸進入需求淡季,社會庫存還會有所上升,但整體水平低于去年。

  煤炭產量24.6億噸,同比下降10.5%;消費量28.4億噸,同比下降2.4%,三季度全國煤炭消費由負轉正,同比增長約0.5%,其中電力行業耗煤增長4.8%。

  就此,有專家表示,從實際數據來看,鋼鐵和煤炭行業一季度去產能的力度還是不錯的,形勢喜人。但是二、三季度以來,隨著價格的上升,這方面的動力在明顯減弱。9月份,全國粗鋼產量上漲了0.4%。去產能效果最明顯的也是在煤炭行業,1月~9月份累計同比下降了10.5%,減少2.7億噸,效果明顯。但這也部分導致煤炭行業的價格快速上漲,對下游產業成本的上升也產生不利影響。

  全球大宗礦產品價格總體回升

  倫敦金屬期貨交易所基本金屬價格指數顯示,2016年以來全球大宗礦產品價格回升,2016年9月16日大宗礦產品價格指數比今年初上漲7.6%。銅、鋁、鎳現貨結算價分別為4694.5美元/噸、1552.5美元/噸、9770美元/噸,比今年初最低價分別回升1.1%、5.9%、14.7%,同時較2015年平均價分別下滑14.6%、6.5%、17.3%。倫敦金屬交易所鋅、鉛和錫現貨結算價分別為2232美元/噸、1904美元/噸和19270美元/噸,比今年初最低價分別回升43.6%、8.1%和32.4%,但較2015年平均價分別上漲15.8%、6.8%和19.9%。

  自今年4月以來,由于煤炭行業去產能,以及電力、鋼鐵等耗煤行業需求旺盛,國內煤炭價格開始從多年低迷態勢中強勁反彈,市場供不應求。今年初至今,動力煤現貨價格漲逾50%,而焦煤價格更是暴漲逾100%。從近期動力煤期貨的動態來看,焦炭焦煤連續數周大幅上漲,其中,焦炭主力1701合約上漲7.84%,焦煤主力1701合約上漲11.16%,成為了黑色系的“領頭羊”。

  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監測,今年以來鋼材價格整體呈現上漲態勢。4月份,鋼材價格綜合指數達到最高點84.66點,6月份回調到69.97點后又開始逐步回升。8月以來,鋼材價格保持穩定,鋼材價格綜合指數維持在75點左右。截至10月14日,煉焦煤和冶金焦價格比今年初分別上漲了507元/噸和849元/噸,漲幅分別為81.4%和126.2%,而同期鋼價漲幅僅為36.1%。截至10月21日,鋼材綜合價格指數79點,同比上漲19.17點,較今年初增長22.63點。高線、三級螺紋鋼、熱軋卷板等重點鋼材品種價格同比分別上漲27.4%、27.9%、44.9%。相關數據顯示,在過去的60個交易日,焦煤主力上漲55.46%,焦炭主力上漲63.77%。10月24日,國內焦煤價格1237.5元/噸,螺紋鋼2717元/噸,相比去年底焦煤562元/噸的價格,上漲120%;螺紋鋼去年底是1916元/噸,價格增長了36.1%。

  有分析人士認為,這種價格的上漲是外部因素與內部因素交互作用的結果。比如,去產能就會與價格密切相關。而焦煤等原材料價格的大幅上漲,將對鋼鐵企業形成較大的減利影響。

  供給側改革的收效

  7月1日起,國家全面推行資源稅改革,全面實行從價計征。數據顯示,1月~8月,資源稅累計征收577.21億元,占稅收收入總額的0.62%,比上年同期下降19.5%。其中,8月份資源稅收入為68.34億元,占稅收收入的0.89%,比上年同期下降10.29%。作為供給側改革重頭戲的資源稅收改革,目前尚且處于嘗試和調整期。稅收改革有利于資源稅在國家稅收中的比重提升,也有利于促進資源節約利用,未來將發揮重要作用。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礦產品進口貿易總體呈回升態勢。煤炭、原油、鐵礦石、銅精礦進口量增長。國內煤炭產量降幅開始超過消費量降幅。國內銅礦產量增速相比需求增速較為緩慢,加之國內銅礦生產成本高于國外礦山,邊際礦山減產關停現象普遍,進口需求不斷擴大,同時國際銅價保持低位,國內和海外價格的差距也促使國內企業大批囤貨備礦。數據顯示,1月~8月,煤炭(煤及褐煤)、原油、鐵礦砂及其精礦、銅礦砂及其精礦的累計進口量分別為1.6億噸、2.5億噸、6.7億噸、1086萬噸,累計同比增長分別為12.4%、13.5%、9.3%、34.6%。此外,煤炭、石油和黑色金屬行業投資出現翹尾態勢。8月份,采礦業固定資產投資額為981億元,同比下降26.7%,不過環比呈增長態勢,達7.4%,出現回升勢頭。分行業看,主要集中表現在煤炭、石油和黑色金屬行業,固定資產投資環比分別增長16%、10%和18.1%,給市場帶來一定回歸信心。另外,有色和非金屬業投資仍處于小幅下降空間,環比分別下降5%和1.7%。

  有分析人士表示,從目前情況來看,供給側改革力度不減,鋼鐵尤其是煤炭釋放的新產能并不代表立即有大量的供應出現,需要有一定的時間過渡。從短期來看,鐵礦石或將維持強勢,煤炭需求11月份之后環比也將明顯上升。

  政策抑價能效有待觀察

  為更好推動煤炭、鋼鐵去產能工作的開展,國家發改委聯合多部委開展了淘汰落后、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清理和聯合執法3個專項行動,146處未批先建煤礦項目中,除個別地區部分煤礦因涉及基本民生需求外,其他均已停產停建。有關部門共查出183家存在環境違法行為的涉鋼企業,其中59家能耗不達標或無法核實的鋼鐵企業,72處應依法關閉類、限期淘汰類的煤礦,26戶能耗不達標的煤礦企業,均依法依規進行了整改和處理。有關部門還對20家存在事故隱患的鋼鐵企業責令整改,對28處煤礦安全生產許可證予以吊銷,對286處煤礦責令停產整頓,對151起違法鋼材案件(含3起生產地條鋼案件)進行了處理,使鋼鐵、煤炭建設生產秩序進一步規范。

  同時,產業結構優化調整也取得積極進展。鋼鐵方面,《關于推動鋼鐵行業重組處置“僵尸企業”工作方案》正在積極落實。經國務院批準,寶鋼、武鋼實施聯合重組,新成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打造鋼鐵領域世界級的技術創新、產業投資和資本運營平臺,形成具有較強競爭力的超大型鋼鐵企業集團。煤炭方面,中央企業煤炭資產管理平臺公司正式組建,對央企煤炭業務進行專業化重組整合,目前,國家開發投資公司的非上市公司煤炭業務板塊已劃轉至平臺公司,上市公司煤炭業務板塊已劃轉至中煤集團;其他企業的重組工作正在推進。隨著鼓勵發展先進產能措施的實施,煤炭產業結構進一步優化,生產力水平有所提升。在全國6000多處30萬噸/年及以下的小煤礦中,已有2600多處列入去產能范圍。

  但隨著冬季臨近,煤炭季節性需求發力。電廠采購積極性明顯增加,局部供應出現偏緊狀況。有消息指出,當前湖南、貴州、云南等地的“煤荒”景象確實不同程度存在。此前有消息稱,貴州全省火電廠存煤可用日期寥寥,已進入黃色預警狀態。

  國家發改委日前通報的情況也顯示,部分地區煤炭供應緊張的局面開始出現。盡管部分煤企已開始釋放先進產能,但因運力緊張,釋放產量不如預期,未對煤價構成影響。國家發改委將采取措施,增加供應,抑制動力煤價格跳漲。針對少數供應偏緊地區,國家發改委要求定向增加部分產能投放,強化對電煤供應偏緊地區產運需的綜合協調,積極采取“以煤定電”、“以熱定電”等有效措施。

  礦業回暖漸近可期

  有相關人士分析,隨著全球礦業的深度調整及全球經濟日漸復蘇,礦業回暖指日可待。原因如下——

  一是目前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有力支撐,為全球礦業市場的回歸帶來一定希望。同時,全球大宗礦產品的價格表現出回升勢頭,地質勘查也進行了長周期低位調整,未來全球礦業回歸的可能性值得期待。

  二是礦產資源稅費改革全面推進,全部資源品目的礦產資源補償費費率下降為零,并取締地方設立的違規收費基金項目。通過此項改革,將進一步規范我國礦業市場。這促使我國礦業管理體制改革進入新紀元。

  三是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部署為要求,堅定深入化解鋼鐵煤炭行業過剩產能,以確保全年目標任務順利完成,緩解供求壓力。

  四是“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正式發布,重點提出了發展資源高效循環利用技術,主要包括水資源高效開發利用、煤炭資源綠色開發、油氣與非常規油氣資源開發、金屬和非金屬資源清潔開發與利用、廢物循環利用。同時,提出開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工程,發展煤炭安全清潔高效開發利用與新型節能相關的清潔高效能源技術,為我國礦業技術的創新與發展明確了新的目標與方向,繪制了礦業技術發展新藍圖。

  培育礦業新的生命力

  目前,礦業的低迷主要源于傳統礦業的發展仍處于全球性低谷震蕩期。而未來,大力發展稀土、石墨等戰略性新興礦產業是礦業歷久彌新的重要方向。

  要加快戰略性新興礦產勘查開發,培育礦業新的生命力,逐步健全市場與政府的協同機制,促進礦業歷久彌新;要用穩定的礦業宏觀調控政策穩住市場預期,著力使國家重大改革舉措落地,以增強礦業回歸信心,鼓勵民間投資,因類施策,充分發揮結構性調控政策的經濟與社會效益;要通過稅費體制改革,努力創造礦業企業平等競爭、健康發展的市場環境,引導社會資金投向礦業實體經濟,推動民間礦業投資;要堅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稅費改革為突破口,加快礦產資源財稅體制改革,推動礦產資源管理體制改革,為構建礦業管理新體制做好支撐;要加快礦業科技創新步伐,更加注重技術、綠色發展和循環發展,通過技術創新來帶動產業變革,不斷增加國內礦業的國際競爭力,使我國從礦業大國逐步轉變成為礦業強國,促使礦業發展更加安全、有效地保障國家經濟可持續發展。(文章來源:中國礦業報)


  市場回暖,同志尚需努力
  作者:劉益康
  中國礦業聯合會高級資政委員會委員,《礦業界》技術委員會專家

  由于資本市場緊縮、融資渠道困難,這幾年,全球很多初級勘探公司一直處于饑餓掙扎的狀態。國內的情況則更是“水深火熱”:各級風險勘查基金的成果處置率低下,尤其是近3年,探礦權轉讓數量急劇下降,許多財政基金的運轉已陷入停頓。2009年~2012年的紅火光景恍如隔世。

  然而嚴冬也并非不存一絲暖意。今年,澳大利亞著名的勘探推手Kerry Harmanis就創造了投資勘查的佳話。因為預期貴金屬勘探將起波浪,他對Alicanto礦業的圭亞那阿拉卡卡金礦勘查投資1000萬美元,獲得262%的回報;向四博基金增發1160萬新股;在Capricon Metals,半年來投資回報翻番;投入Karlawinda金礦勘查,半年股價上漲160%。

  境外礦產勘查已見波浪,但國內勘查市場卻仍然維持著令人捉摸不透的“平靜”。對此,記者近日采訪了中國礦業聯合會高級資政委員會委員劉益康。他認為,雖然近來全球礦產勘查市場已經出現了一些回暖的苗頭,但國內地勘業將繼續下沉,若能除去一些體制、機制性障礙,開展供給側改革,將有利于步入礦產勘查業回暖之路。

  讀懂勘查周期曲線

  礦產勘查是一個周期性起伏的產業,它的起伏和礦業起伏基本同步,但稍有滯后。預測勘查市場起伏是公認的困難課題,但它也并非毫無規律可循。數據顯示,貴金屬,特別是黃金價格的起伏,與礦產勘查市場的起伏契合得最好。

  很多人也許對上一輪礦產勘查市場“過山車”仍然記憶猶新。2008年,由于次貸危機,金價曾有一次短暫的起伏,勘查投入也跟著有次小起伏。2011年9月6日,金價到達1920美元/盎司的頂峰,此刻,國內地勘市場猶如驕陽盛夏,灼熱烤人。但蜂蜜有時也會致命。隨后連續四年多的金價下滑,讓地勘業又感到了秋風蕭瑟、陣陣寒意,有的地質隊甚至再次出現了生存危機。與2012年頂峰時的512億元相比,國內勘查投入在2015年下降到328億元,降幅達36%。劉益康預計,2016年國內勘查投入將進一步降低到260億元~300億元之間。

  “勘查投入的峰谷值與金價的峰谷值,存在一個約一年的滯后期,這是一種市場慣性。例如金價的峰值在2011年,而2012年全球的勘查投資仍在上升,到2013年市場才反應過來,接著連續3年大幅下跌。”劉益康說,勘查業呈現出的供求周期是行業運行的客觀規律。礦產品價格上揚,刺激勘查投入;礦產品供過于求,就削減勘查投入,勘查市場急劇萎縮;幾年之后,可供開發的礦床不足,勘查就開始復蘇,周而復始。

  金銀價格是勘探市場的風向標。進入2016年,金價已進入半年的上漲期,幅度達25%;而Silvercorp、Impact Silver Corp、Minco Silver、Alexco Resources Corp四家白銀公司在經歷了近4年的連續陰跌以后,從今年元月起,也有了止跌回升跡象。這意味著什么?“不要小看了這個翹尾,它很可能是勘查市場回暖的信號。”劉益康說。

  另外,進入下半年后,境外勘查市場也有了一些好消息。融資難度開始緩解,悉尼證交所資源類的IPO重啟;勘查公司并購增加;初級勘查公司市值向上;加澳等國勘查登記的區塊數量上升;鉆探公司合同增加。

  國內礦產勘查投入和國外勘查投入呈同步起伏。既然全球相關領域呈現上升苗頭,那么,國內礦產勘查市場回暖是否將指日可待?

  回暖需供給側改革

  “即使全球礦產勘查市場在2017年回暖,國內礦產勘查市場見底回暖的時間,還要推遲一至兩年,并且也不可能再回到2009年~2012年的那種不正常的瘋狂狀態。”

  劉益康的判斷并非空穴來風。他分析:第一,過去幾年,支撐勘查繁榮的財政基金項目,成果處置率低,資金池已干涸,原來設定的投資循環,已無法持續。第二,國內投資體制的改革,不允許財政資金再投向礦產勘查。第三,由于中國經濟連年高速增長,地方政府對礦業的依存度下降,GDP不再是衡量業績的唯一指標。相反,礦業開發帶來的環境污染、安全事故、腐敗等負面問題,降低了地方政府對礦業的支持力度。第四,隨著居民的環保意識上升,勘查中協調社區關系成本上升,使勘查投資外部環境進一步收緊。第五,礦業企業產能過剩,大面積虧損,礦業公司大幅削減或停止了勘查投資。第六,在上一個礦業瘋狂期,勘查投資者受傷很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畏戰避戰的情緒彌漫,風險投資資金遠離了礦產勘查業。

  在計劃經濟體制下,過去礦產勘查強調的是國家經濟建設的需要,最關注的是數量以及礦床的大小。但2010年以來,隨著財政資金退出競爭性領域,礦產勘查的商業性屬性歸位,地勘局隊的本質轉向勘探公司。

  市場已經發出了信號,但國內礦產勘查行業顯然并沒有做好相應的轉型準備。

  一是以國內幾十年不變、放之四海皆準的一般工業指標開展勘查,很多勘查成果根本不經濟,不可開發,導致資源儲量不能轉化為礦山生產能力;二是礦產勘查與開發脫節,探到邊、打到底,造成過度勘查,過深勘查,過難勘查;三是不顧市場容量,形成了大量資源儲量“庫存”。這其中,不難窺見計劃經濟思維的陰霾。

  同時,盲目擴張導致僧多粥少。前些年,政府和企業對礦產勘查的巨量投入,使礦產勘查的產能快速膨脹,具有勘查資質的地勘單位由本世紀初的不到1000家增至2013年的2430家,勘查技術人員相應由51000人猛增至253000人。中國可供找礦的地域,已容納不了數千個同質化的地勘大軍。在2013年以后勘查投入急劇下滑的形勢下,礦產勘查“產能”的過剩迅速凸顯。

  “去產能,礦產勘查不能缺席;不去產能,也難以進入下一次礦產勘查回暖的市場。”劉益康認為,當前地質勘查領域須加快跟上國家供給側改革的思路,這對國內地勘市場回暖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種種跡象表明,未來,包括基金、企業、股市在內的各類投資進入礦產勘查,投向地勘單位和勘查企業,是必然的發展趨勢。在商業性礦產勘查中,勘查成果處置的可能性和預設投資回報的路徑是投資者決定是否出手的首要因素。“如果地質勘查針對市場需求,致力于提供高品質的資源儲量,那么地勘經濟就可以健康運行;反之,如果不顧市場,生產了過多的資源儲量,造成過剩積壓,成果無法處置,往往是自斷了地勘單位的生路。”劉益康說。

  讓地質勘查領域不再成為投資者的噩夢,或許國內地質勘查行業的集體焦慮也能得到逐步緩解。回暖,我們仍須努力前行。(來源:中國礦業報)

分享到:


? 2016 鎮江市長城電子散熱器有限公司 蘇ICP備05059318號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bwin客户端